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光荣历史 >> 内容

热血军歌(唐山大地震救援纪实)

作者:邓永怀(原彩超科主任) 时间:2015-12-9 9:47:39 点击:

                                   热血军歌

—— 忆往昔,峥嵘岁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201师医院(246医院前身)赴唐山抗震救灾医疗队纪实

                                  一

地点:兴城201师医院。

时间:1976年 7月28凌晨3时42分53秒。

笔者回忆:“那天我和军医何明君同志同在门诊值夜班,那一刻我好像正在做梦。我梦见自己在茫茫黑夜中狂奔,像似有一个怪物在追赶我,心里明白却怎么也跑不动,跑着跑着似乎觉得有人喊我的名字,当我认定确实有人在喊我,我猛地睁开了眼。原来是何明君在喊我,他愤怒地冲我喊道:邓永怀,你是不是放屁了?我对他半夜三更提出如此无聊的问题也感到愤怒,起身拉开灯,喊道,我没放!正在这时,整个房屋和我身下的床突然猛烈摇晃起来,日光灯也在这一瞬间像钟摆一样摆动起来,紧接着闪了几闪,啪的一声熄灭了。我突感大事不妙,大声喊道,地震了!我和何军医慌乱中穿好了衣服,来到外面,院子里漆黑一片,黑压压都是人。人们大都三五一群围在一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7月28日6时30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联播播放重要新闻:北京时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我国河北唐山地区发生里氏7.8级强烈地震,震中位于东经118.2度,北纬39.6度……

至此,河北唐山地区发生强烈地震得到证实。

7月28日8时整,医院党委召开紧急扩大会议。会上医院党委书记、政委李顺祥同志通报了河北唐山地区发生里氏7.8级强烈地震的重要消息,并提议我院对此是否要有所反应,请与会者展开讨论。会议是在严肃认真的气氛中进行的,仅仅用了30分钟便形成了决议。最后院党委副书记、院长祝惠民发布第一道命令:立即组建一支精干的医疗小分队原地待命,等待上级命令!

7月28日10时,一支由医院副政委王德泉同志为总负责人,27人组成的赴唐山地震灾区精干的医疗小分队正式成立。

他们是:

总负责人:  (副政治委员)   王德泉

队     长:  (一所所长)    古育奇

支部书记: (传染所教导员)  刘云洲

一所(内科):(军医)       赵长祥 

卫  生  员:                 宋永利

二所(外科):(军医)       朱鹏飞、刘忠奇  

护      士:                 张丽华、韩玉香 

实习 军 医:                 满秀芝

三所(内科):(军医)       都宝祥

护      士 :                王  燕

传  染  所 :(卫生员)      钟万洪、许洁

门      诊 :(军医)        冯纪锡

卫  生  员:                 刘丽燕

检  验  科: (检验科主任)  龚岳成

卫  生  员:                 刘  丽  

药      局: (药剂师)      杨益民

卫  生  员:                 李  江

政  治  处: (宣传干事)    韩志刚

医  务  处: (医务助理)    曹登勤 

护      士:                 吴月英

院  务  处: (司机)        曲国荣 、刘世超(学员司机兼炊事员)

食堂管理员:                 潘宝荣 

炊  事  员:                 郭显盛

7月28日13时,未接到上级命令, 医疗小分队依然原地待命。

7月28日14时,仍未接到上级命令,医疗小分队继续原地待命。

7月28日15时,仍未接到上级命令,医疗小分队原地……

7月28日16时,仍未接到上级命令,在这期间共发生大的余震多达12次之多。政委李顺祥和院长祝惠民坐不住了,经过简短的沟通,两个人毅然决然地决定由院长祝惠民下达第二道命令:全体赴唐山抗震救灾医疗小分队,进入一级战斗准备。

所谓的一级战斗准备,是指全体医疗小分队立即上车待命。27个人仅用了不到十五分钟,连人带设备和药品全部上了车。一辆解放牌大卡车,仅医疗设备和药品就占去了一半的空间,27个人无声而又有秩序地上了车,人挨人挤在了一起,似乎再多出一个人,这个人就无法上车了。

这时天空乌云密布,紧接着下起了雨,而且雨越下越大。27名医疗队队员雨中整装待命。

院长祝惠民和政委李顺祥站在雨中,两个人用目光互相交流了一下,院长祝惠民下达了第三道命令,这道命令既简单又有力,只有两个字:出发!

全院干部战士早已冒雨集中在篮球场上,他们要为代表201师全体指战员的27名医疗队员壮行。当“出发”两个字从院长祝惠民口中蹦出来的那一刻,他们几乎同时庄严地举起了右手,以标准的军礼为战友们送行,为27人医疗小分队送行。此时此刻,没有壮行酒,没有任何令人振奋的豪言壮语,只有雨雾中战友们那一双双令27人振奋的企盼目光。27个人27颗心,此时都在想着同一件事,那就是为人民再立新功!201师的全体指战员期盼着他们,201师医院全体指战员在期盼着他们,期盼27位军旅英豪带着军功章凯旋归来! 27个人的荣誉也就是他们的荣誉。

“大解放”长鸣一声,开动了……

这时,院中央大杨树上的高音喇叭响起了雄壮并令人振奋的军歌——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此时是7月28日16时30分,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201师医院赴唐山抗震救灾医疗队就这样毅然决然地出发了。27个人带着201师全体指战员和兴城人民的无限期盼和重托踏上了征程,奔向抗震救灾的最前沿。此刻,任何一个人都明白,在这种特定的突发情形下,灾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命令!灾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危就是命令!军队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同志们,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双眼已经湿润了。也许你们想到了,也许没想到,这就是一场战斗!战争年代也不过如此! 

                                   二

时任医疗队队员,护士王燕同志回忆:“那天雨下得很大,我们27人挤坐在一辆解放牌大卡车里,沿着102国道一路西行。开始一切还都顺利,可到了天黑的时候前面一条大河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这条河名叫六股河,又名?集河,是兴城县与绥中县的一条界河。河上有条不太宽的桥,名叫六股河大桥,由于前几天六股河上游爆发洪水,桥梁已经被冲垮了无法行车,怎么办?趟水过河?找水浅的地方人完全可以过去,可车怎么办?车过不去一切都等于零。坐在驾驶室里的副政委王德泉望着湍急的河水心急如焚,时间就是生命,不能就这么耗着,天上不会掉馅饼的。王德泉跳下车,焦急地四处张望。这时队长古育奇和支部书记刘云洲也从车上跳了下来,向不同方向张望。王副政委站在六股河边,对古育奇和刘云洲说,不能在这里干等着,强渡六股河!他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黑影对两个人说,那里好像有台拖拉机,你们两个过去看看情况,如果是请他们帮忙拖一下车。

两个人领命跑步向那个黑影奔去。时间不大两个人回来了,身后跟着一台东方红100型大马力拖拉机。王副政委没有看错,那个黑影的确是台拖拉机。拖拉机手一听说部队要过河去唐山抗震救灾,二话没说立刻就答应了。当拖拉机开到“大解放”旁边时,王副政委紧走两步,跳上拖拉机激动地握着司机的手,向他表示感谢。拖拉机手跳下拖拉机,爽快地说,军民一家,没说的!再说了,你们也是为了咱们老百姓才去救灾的,请首长下命令把!王副政委说,你这台拖拉机能不能连车带人一起拽过河去?拖拉机手说,没问题,你们都上车!王副政委又追加一句,一定要注意安全!拖拉机手把手一挥说,首长,情好吧!

强渡六股河的战斗打响了,拖拉机在前,一条钢丝绳拉着“大解放”,“大解放”载着医疗设备和药品以及27位医疗队员,慢慢地下了六股河。下了河队员们才发现,河水并不浅。“大解放”的轮胎直径一米二,下了河就被淹没了,车轮搅起的浪花已经打到了车厢板上。“大解放”有惊无险地过了河,过了河便开足马力向唐山方向驶去。时间就是生命,他们要在天亮之前必须赶到唐山地震中心,这是出发前,医疗队临时党支部做出的决定。

时任医疗队员,检验科主任龚岳成回忆:“医疗队大约是在凌晨3时半左右进入了灾区外围。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周围的景象也能看清了。我们都站在车上,灾区的景象一下子映入我们的眼帘,那令人震撼的场面让我终生难忘……”

此时的唐山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所谓的废墟其实就是一片瓦砾,找不到一栋稍高一点的建筑。唐山被夷为平地啦!铁路轨道如同一条条长蛇扭曲在一起,由于路基下沉而呈波浪式起伏;大地表面形成一道一道宽大的裂隙,宽度能容下一台“大解放”;桥梁断塌,张牙舞爪地斜插在河中。汽车继续前行,其场面更加惨不忍睹。死亡后的遗体,如同被放倒了的树木密密麻麻地摆在路的两边,有的还能看到遗体上简单地覆盖着一条薄薄的床单,在风雨中飘摇不定,大多数的遗体是一丝不挂的。面对此情此景,27名医疗队哭了,有的竟哭出了声。如此惨烈的现实,怎能不让他们为之动情?就算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情不自禁为此而落泪。那一具具遗体,在十几个小时之前,还是活蹦乱跳的,仅几秒钟的瞬间便离开了人间,离开了他们所爱的亲人和故乡,躺在这冰凉的雨水之中仰望着苍天。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27名医疗队员从这一刻起,他们立下了誓言,为了活下来的唐山人民,就算献出自己的生命又何所惧!同志们,这不是豪言壮语,这是27名医疗队员当时的内心真实感受。

时任医疗队队员,军医赵长祥同志回忆:“医疗队大约是在29日上午8时抵达唐山地震灾区,大本营设在唐山四二二水泥厂。大本营的设定并不是医疗队战前既定目标,因为出发时没有上级指令,也没有既定目标和任务,整个行动过程完全是盲目不知所从,那时我们就做好了孤军奋战的思想准备……”

下面这段话是当时的现场记录:“七月二十八日,唐山、丰南发生强烈地震后,医院副政委王德泉立即带领医疗队冒雨出发。他们不顾洪水险桥阻挡,强渡六股河,穿过断裂路面,昼夜兼程,于二十九日上午到达唐山。和上级联系不上,临时党支部当机立断,决定在毛主席视察过的四二二水泥厂独立作战。”

进入唐山灾区之前,摆在医疗队临时党支部面前的首要任务是找一个立足点安营扎寨。可进了灾区后,他们才发现要想在灾区找一个能容纳27人的空地其难度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唐山已经不是他们想象中的一个地级市了,整座城市已被瓦砾所淹没,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无立锥之地。“大解放”载着27名医疗队员,颠簸在一眼望不到边的茫茫砾海之中,如同一叶小舟在苍茫的大海上寻找求生之地。突然有人兴奋地喊道:前面有块空地,像是篮球场!

坐在驾驶室里的王德泉副政委,立刻命令司机向那块空地驶去。“大解放”开进空地刚停稳,27名医疗队员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时任医疗队队员,护士王燕同志回忆:“球场四周摆放着几十具尸体,当时我们有些犹豫了,下车还是不下车?副政委王德泉果断命令,下车!我们只好硬着头皮下了车。刚跳下车,有几具尸体突然伸出了手,抱住我们的队员。队员们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呆了,有的还尖叫了起来。这几具尸体其实并没有死,只是伤势较重无法行动,他们抱着队员的腿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医疗队员,哀求着:解放军同志,我没有死,救救我吧!”

副政委王德泉十五岁当兵,有二十多年兵龄的老兵了,面对此情此景他落泪了,但依然还保持着一位团级指挥员应有的指挥素质,他异常镇定地命令队长古玉奇带领医务人员对有生命迹象的伤员就地实施抢救,同时又命令支部书记刘云洲带领后勤人员立刻清理尸体。

战斗就这样打响了!

清理尸体的战斗在当时是最艰难的,地震刚发生不到24小时,对尸体清理还没有指定的掩埋地点。副政委王德泉身先士卒,和队员们一起搬运尸体,他们四人一组,将尸体搬运到较远一些的路边上。在以后的日日夜夜,医疗队都是这样度过的。

时任医疗队队员,护士王燕同志回忆:“那天晚上我们一直忙到很晚,大约夜里11点才吃上饭。这是我们自出发以来吃的第一顿热乎饭,大米粥。大米粥是用脸盆接的雨水煮的,同志们依然吃得很香。那天晚上我们女同志睡在解放车上,男同志睡在球场旁边的小树林里……”

时任医疗队队员,军医赵长祥同志回忆:“那天我们真的很累,躺下就睡着了。我把挎包放在一个小土包上当枕头,尽量把自己弄得舒服一些才躺下。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被阵阵臭味熏醒了。我抬头四处张望,寻找臭味的来源,可始终没有发现疑点。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臭味是来自当做枕头的挎包下面的小土包下面,我急忙扒开土包,发现下面竟然埋着一具尸体。谁也没想到,我们十八个男同志竟然枕着尸体睡了一夜……”

天亮以后,王德泉副政委带领队长古育奇和书记刘云洲对大本营周边环境进行了一次详尽的实地侦查。这一侦查他们才知道,他们的大本营竟设在唐山有名的四二二水泥厂的办公楼前,紧挨着办公楼是水泥厂的职工医院。这个水泥厂在唐山非常有名,毛泽东主席曾亲临该厂视察过。队员们得知这个消息后,一个个异常兴奋,都说我们的运气太好了,选址选对了!队员们之所以兴奋,是因为毛主席曾经来过此地,这里有他老人家留下的足迹。

困难接踵而来,药局同志来报,来时所带的药品仅用了四个小时就全部用光了!抢救伤员没有药,等于食堂无米下锅。怎么办?有人突然想到,既然这里有职工医院,废墟里一定有药品。对,说干就干!王德泉副政委立刻抽调一半的兵力来到水泥厂职工医院的废墟前,面对废墟他们又犯难了。大震以后,余震不断,平均几分钟就有一次较大的余震。如果进入到废墟,很有可能引发次生灾害,危及队员们的生命。进还是不进,又把医疗队逼进进退两难的地步。为了唐山人民的生命,他们选择了进!明智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这样,在副政委王德泉亲自指挥下,队员们不顾个人安危,冒着随时会被掩埋在废墟里的危险,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扒出来大量的药品,为后来取得救灾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过后队员们回忆,在进入到废墟里以后,每发生一次余震,他们的腿肚子都会随着余震哆嗦好一阵子。这种感受,如果不是亲临其境,我们是难以想象的。

在最初的一周里,是医疗队最艰难的日子。水是最宝贵的,为了节省每一滴水,他们连续一周不洗脸不刷牙。没有帐篷,队员们只能露宿街头。同志们,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三伏天里,又是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一周时间不洗脸不刷牙,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后来有人在一个防空洞里找到两桶水,大家嘴唇干裂,可谁也不肯喝一口,全部留给了灾区伤员。

                                  三

医疗队抵达唐山灾区后的前7天,一直是孤军奋战,处于孤立无援的艰难境地。最艰苦的战斗出现在第三天,早上起来王副政委让队员在解放车上插了一面八一军旗,鲜艳的八一军旗飘扬在废墟上空,显得格外耀眼夺目。不到半个小时竟送来了上百名伤员,到了下午伤员猛增到900多人,把医疗队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都是奔着这面军旗来的。医疗队立即分成两个组,一组由军医赵长祥任组长,带领内科医生和一部分护士及卫生员对伤员进行初步筛查,并对病情较轻的伤员进行外科处理,对较重的伤员转到第二组;二组全部由外科医生和外科护士组成,野战外科军医刘忠奇任组长,负责对病情较重的伤员实施手术治疗或外固定。

时任医疗队队员,军医赵长祥同志回忆:“伤员突然增加,立刻显现出一线医务人员明显不足,这样就要求后勤人员也要上。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不会就先学,他们把后勤人员组织起来,在一名军医的带领下现场教学。司机曲国荣仅用了一个小时,就能为轻伤员进行简单的伤口清洗和消毒,而且做得有模有样的。没有电,无影灯无法使用,就用手电、蜡烛代替,40天里我们成功地做了五百余例手术,而且无一例二次感染。在当时那种极其恶劣的医疗环境下,能保证如此高的医疗质量,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什么是奇迹?这就是奇迹!在那种极其恶劣的医疗条件下,救死扶伤是他们良好的愿望,对医疗技术精益求精才是他们成功的保障,两点缺一不可,不然他们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为了说明这一点,这里需要举两个病例。

一个是位头皮撕裂伤的伤员,据说是著名抗日英雄节振国的表弟。伤员送来时,因伤口严重感染,处于休克前期。当医疗队员接手这位伤者时,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撕裂的伤口长达三十公分,从后发际一直撕裂到前额,整个伤口和沙土、石块粘在了一起。按照教科书上的规定,超过二十四小时伤口就不能缝合了。军医刘忠奇、龚岳成、朱鹏飞等同志打破常规,大胆提出缝合方案。在党支部的支持下,他们在简易手术台上,打着手电,细心地打开伤口,一点一点地将粘在伤口内的沙土、石粒彻底清除,然后再细心地缝合起来,经过四个小时的紧张战斗,伤员终于脱险了。

这里需要特别介绍一下龚岳成同志,在医疗队组建之初,名单里并没有龚岳成同志,其原因是他刚做完胃切除手术,胃切除了三分之二,刚出院不久,身体还在恢复中,因此院党委没有考虑到他。龚岳成得知后,立即找到院里主动请缨。他只说明了两点,而且这两点都是赴唐山医疗队必备的条件。一是,他是当时院里唯一一名曾经搞过骨科的医生,是医疗队最需要的人;二是,他是检验科主任,还可兼顾检验科的工作。院党委再三权衡利弊最终还是同意了,后来实践证明,医疗队赴唐山后龚岳成确实发挥了别人不可替代的作用。

另一个伤员是右耳被物体切了下来,只有耳垂连着一点点,倒挂在脖子旁边钟摆似得摆来摆去,好多队员被这种惨状吓了一跳。眼科军医冯纪锡、刘忠奇、朱鹏飞等人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精心缝合,手术终于成功了,经过随访伤员的耳朵保住了。

以上两个病例,只是500多例成功手术中的两个微缩浪花,像这样成功的手术枚不胜举,有的连他们自己都记不清了。

打破旧框框,因陋就简,有条件要上没,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是当时赴唐山医疗队在抢救伤员过程中另一大特点。

时任医疗队队员,军医龚岳成同志回忆:“我们都知道,灾区的伤员大都是骨外伤和截瘫伤员,需要大量的夹板来固定。副政委王德泉得知情况后,立即组织人力冒着余震的危险,连夜从倒塌的房子里挖出废木板,夜以继日赶制夹板,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制成各种规格的夹板六百多付。没有手术床,我们同样用木板自己搭建,那500多例成功的手术就是在这种简易的手术台上,一台一台做下来的……”

时任医疗队队员,军医赵长祥同志回忆:“地震发生一周以后,灾区的卫生环境严重恶化,由于大量的遗体来不及掩埋,遗体暴漏在高温下再加上雨水的浸泡,遗体开始腐败,严重污染了灾区环境。整个灾区上空弥散着尸体腐败后产生的臭气,就是戴上两层口罩也挡不住一阵阵令人作呕的臭气,刺激着人们的嗅觉神经。有人想出了一个妙招,在两层口罩间滴上几滴酒精,既起到了消毒作用,又可以去味。可这个妙招也只能持续几分钟,待酒精蒸发后,那种臭味照旧再次袭来……”

时任医疗队队员,护士王燕同志回忆:“由于饮用水不洁净,所有的医疗队员都患上了痢疾,严重的腹泻和里急后重困扰着医疗队员们,有的队员出现了脱水症状。我们只能吞一把黄连素,吃几片痢特灵,拖着虚弱的身体咬牙坚持着,没有一个愿意下火线,一直坚持战斗在抢救伤员的第一线。为了灾区伤员,我们只能这样做,别无选择……”

同志们,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仅此而证明,那时每一个医疗队员心中装的只有灾区人民,唯独没有他们自己。而这种精神在灾区处处可见,直至今日让我们久久难以忘怀。 

转机出现在医疗队孤军奋战到第8天的时候,医疗队终于联系到了上级组织。这天,一位军官模样的人,来到医疗队的大本营,王副政委立刻迎了出去。来人问道,你们是哪支部队的?

王副政委说,我们是基建工程兵201师医院的,到灾区七天了,正愁找不到上级组织。

来人说,那好,我们是北京军区炮兵5师的,从现在起你们医疗队就归属我们领导。你们就这样孤军奋战,连后勤保障都没有,真不容易啊!

几句话把王德泉副政委说得心里热乎乎的,眼泪差点流了下来,他握着友军领导的手久久不放。回想起7天来,如此艰辛的孤军奋战,王德泉副政委此时此刻的心情用语言是难以表达的。听说有了上级组织,全体医疗队员高兴得热泪盈眶。他们高兴的是,有了上级领导,医疗队就有了良好的后勤保证,这和打仗一样,有了后勤保障,医疗队才能在灾区坚持得更久。

时任医疗队队员,护士王燕同志回忆:“当天下午,友军炮兵5师就派来了三辆大卡车,给医疗队送来了米送来了面,送来了面包和压缩饼干,还有各种蔬菜和罐头,还派来一个炊事班,专为医疗队做饭。晚上又开来一辆送水车,并用车拉着全体医疗队员到炮兵5师痛痛快快地洗了一次热水澡。七天了,这还是我们第一次洗澡,第一次洗脸刷牙……”

时任医疗队员,军医赵长祥回忆:“医疗队进入唐山第十天以后,工作重心由单一的抢救伤员,转向转运伤员和灾区防疫工作。这个时期,后勤保障明显改善了,大量药品和消毒设备也都送了上来,吃喝也都不发愁了……”

时任医疗队队员,护士王燕同志回忆:“医疗队在负责转运伤员的同时,还组建了五个巡回医疗小分队,我们两三个人一组下到八个居委会,挨家挨户巡诊。我们根据灾区痢疾病人多的情况,大胆实践,配置了大量新药,治愈了四百多人。开始我和赵长祥一组,在一次巡诊中,赵长祥发现一位腰部受伤的老大爷几天解不出大便,他就用手一点一点地将大便抠出来。在二十多天巡诊中,我们五个组共巡视了三千多户,诊治了五千三百九十余人,帮助地方建立了六个医疗点、群防站,还为当地培训了三十二名赤脚医生。后来又将我和实习军医满秀芝组成一个接生小组,在以后的日子里,满秀芝和我共为七名产妇接生……”

医疗队自出发到凯旋归来,他们在唐山整整奋战了40天。在这40个日日夜夜里,全体医疗队员牢记我军的宗旨,发扬救死扶伤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吃大苦,耐大劳,连续作战,克服了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顶住了人类生存极限的考验。共抢救危重伤员七十人,诊治伤员15346人次,尤其是前十天,平均每天诊治伤员达1200人次,现场手术五百余例,向外省市转运伤员六百九十五人,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仅仅用出色,已经不足以反映他们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他们那种忘我的牺牲精神,让后来人为之感叹和骄傲!

灾后总结大会上,由于医疗队的出色表现,中国人名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总部授予二O一师医院赴唐山抗震救灾医疗队集体一等功。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第五师政治部,给龚岳成同志记二等功一次,给古育奇同志通令嘉奖;给军医刘忠奇同志、赵长祥同志、朱鹏飞同志,护士张丽华同志、卫生员钟万洪同志、炊事员郭显胜同志各记三等功一次;给军医冯纪锡同志、实习军医满秀芝同志、管理员潘宝荣同志,护士王燕同志、吴月英同志,卫生员许洁同志、李江同志,司机曲国荣同志各奖励一次。中国共产党基本建设工程兵第二O一师委员会决定,号召全师开展向师医院赴唐山抗震救灾医疗队及龚月成同志学习。龚岳成同志代表201师赴唐山抗震救灾医疗队赴北京参加了全国抗震救灾表彰大会,受到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至此,201师赴唐山抗震救灾医疗队圆满完成任务,于1976年9月6日凯旋归来。

版权所有: 辽宁省健康产业集团核工业总医院(www.lnshgyz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渤海湾科技
辽ICP备150173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