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光荣历史 >> 内容

长白山有我们的足迹

作者:矫旭仁(内科医师) 时间:2015-12-14 11:27:27 点击:

我院步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后,医院即要为部队指战员及其家属身体健康做好防病治病保障工作,同时也肩负着为驻地群众服务,实行救死扶伤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医院以“预防为主,走中西医结合”的办院宗旨。那个年代医药不像现在这样发达,当时也为了自给自足勤俭办院。所需的中草药大部分是在当地或外地山区采集。

每年依据季节性医院选择地域,组织由干部和战士组成的采药队下去采药。1973年春天奔赴吉林省长白山腹地松江河林业局下属,抚松县境内采伐场采集中草药。我有幸陪同当时的院长祝惠民和电影放映员张宝航去林区慰问。即去看望我院的采药队同志们,又去慰问伐木工人及家属子弟。经过几次转车,在通化转换乘开往松江河新客车,缓慢地驶向长白山林区深处,客车奔驰在深山密林之中,往外望去,沿途可见一排排或单独或3-5座全是木材垒成积木似的民房院落,很是精致,好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小木房。见不到砖、瓦、石料,这样的民房随处可见。在松江河站又换乘林区特有的窄轨的小火车奔向采伐场。下车等了一会见到我院采药的八位同志们从深山密林中采药归来,各个下半身都被林中的露水和汗水打湿,脚下穿的黄胶鞋也灌满泥水,他们利用驻地的小溪洗衣服、洗头、刷鞋,晒干以备再穿。

他们每天在采伐场食堂用餐,有山东风味煎饼、白菜、萝卜汤、和稍少的面食。一日二餐,但他们精神饱满,每天高高兴兴的上山,行走在深山密松林之中,穿梭于灌木丛中寻找着中草药,在慰问4天里,我们也与他们一起早餐后深入林区。在密林中最危险的是怕迷失方向,没有通讯器材,听说有的采药人在密林中迷失方向,在林子里走了一天没走出来,同时森林中还有野兽出没过。每次出发到达目的,队长都要找好标志物,告诉大家同一方向往林中走,3-4个人一组,万一走散要记住找窄轨火车的铁轨道,顺着铁道走或听伐木的声音寻声而归,在林中大家不时的互相打着招呼以免走失,每次当看到稀少的药材时,都会不由自主的呼喊,那声音在密林中荡漾,大家立马从四面八方围观过来,一起呼喊着,声音穿透了密林深处,在密林上空回荡着,大家蹦着跳着笑着,晚上回去进入梦乡嘴角还带着微笑。采的药有黄柏、知母、黄精、五味子、天麻等药材。有一回,他们无意中还采到一株四品叶的野山参。

那天,采药队全体队员呈一字形排开,每人间隔十米左右,齐头向前推进。突然有人兴奋地喊了起来:人参!队员们立刻围拢过去,争先一睹这株老山参的尊容。采了一个月的药,光听说这一带有人参,可谁也没亲眼见过。只见,在一片背阴的草丛中,挺立着一支秀丽的植物,椭圆形的叶子,巴掌形的品叶,共两对,宛如亭亭玉立的少女,张开双臂欢迎他们的到来;五棵红如宝石般的人参果,闪着耀眼的光芒。队员们异常兴奋地喊道:四品叶!四品叶!

于是大家齐动手,细心地挖了起来。挖出来一看,这株山参足有小手指那么粗,对于野山参来说,能长到这么粗,起码也要二十年以上。

有个队员告诉我,他们曾经与黑熊遭遇过。那个队员说,那天,好像是个旁晚,队员们采药归来,正有说有笑地往回走,有的还唱起了军歌《打靶归来》。正走着、说着、笑着、唱着,突然从一棵大松树后面窜出一个黑影,定神一看,所的队员都张大了嘴巴,定在那里不动了,汗毛都竖了起来。原来那个黑影竟然是一只大黑熊。这只黑熊足有三百多斤,看见我们这些人类,张大了嘴巴像人一样站了起来,胸前露着冰盘大小的一片白毛,张牙舞爪地冲我们嚎叫着。有个队员掉头就想跑,立刻被队长一把拉住。临上山之前,林场的老工人就再三嘱咐我们,山上黑熊多,一旦遭遇黑熊,千万不要跑。因为人是跑不过熊的,一定要站在原地不动,两只眼睛死盯着它看,一般来说黑熊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队员们就这样原地站着,两眼死盯着那只黑熊,可此时队员们一个个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出了一身白毛汗,心脏在那一刻似乎停止了跳动。队员们就这样跟黑熊对峙着,像冤家似得相互对视着,仿佛在这一刻时间凝固了,森林凝固了,整个宇宙也都凝固了。不知对峙了多长时间,黑熊可能觉得和人类玩太没意思了,便放下两只前腿,摇动着肥胖的屁股,一摆一摇地走了。队员们这才长出一口气,擦一把白毛汗。有人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差尿裤子了。讲到这里,在座的队员哄然大笑起来。

经过这次采药活动,锻炼了我院干部、战士的战天斗地不怕困难,吃苦耐劳的革命精神。

版权所有: 辽宁省健康产业集团核工业总医院(www.lnshgyz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渤海湾科技
辽ICP备15017339号-1